《选择法院协议公约》的分析及对金融机构的建议【推荐下载】

发布于:2021-12-02 07:47:19

《选择法院协议公约》的分析及对金融机构的建议 注:本文经过精心编辑,部分内容来源网络,如有疑议,请联系我们处理。 *日,中国驻荷兰大使吴恳代表中国政府正式签署了《选择法院协议公约》, 该公约致力于建立国际统一的民商事管辖权和外国判决承认与执行规则。截 至目前,该公约共有 33 个缔约国,主要为欧盟成员国(丹麦除外),其中, 乌克兰、美国和中国尚未完成国内立法批准程序,而中国会对哪些事项声明 保留也尚未明确。 该公约确立了三项基本规则: 默示排他管辖规则,即选择法院协议未明示非排他性应被视为排他性; 默示排他管辖规则的例外,即无效例外原则,在判定协议管辖效力时应依被 选择法院国法,而非受诉法院国法; 其他缔约国有义务遵循公约既定规则承认与执行被选择法院作出的判决,符 合拒绝事由的除外。 默示排他性管辖规则 默示排他性管辖规则源于公约第三(二)条之规定,除非当事人另有明示约 定,指定某个缔约国的法院或者某个缔约国的一个或者多个特定法院的法院 选择协议应被视为排他性的。结合公约第六条之规定,默示排他性的效果体 现在两个方面: 具有排他管辖权的被选择法院应受理案件,这是公约赋予的权利也是义务; 非被选择法院应拒绝管辖或中止诉讼程序,这是公约规定的其他缔约国对被 选择法院管辖权应予尊重的义务。 比照中国法,除规定中国法院可以受理当事人约定外国法院非排他性管辖的 案件之外,法律层面未明确建立默示排他性管辖规则。在后续的司法实践中, 最高人民法院通过案例确立了协议选择外国法院视为排他性的规则。因此, 默示排他性管辖规则实际与中国司法实践一致,并进一步补充了国内法关于 默示排他性管辖规则的规定。 无效例外规则 公约第五条规定,在一项排他性选择法院协议中指定的某缔约国的一个或者 多个法院对于该协议适用的争议有管辖权,除非根据该国法律该协议是无效 的。这是公约的第二条关键规则,是被选择法院默示排他性管辖的例外,即 虽然默示认定被选择法院具有排他性管辖权,但根据被选择法院国法应属无 效时,被选择法院不具有排他性管辖权。该条又称无效例外规则,其核心在 于该国法律的界定和理解,以及对中国法下管辖效力认定的影响。 1.该国法律的界定和理解 从公约行文来看,此处的该国法律是指被选择法院国法,而非受诉法院国法。 结合谈判过程中各国代表的提案、讨论和解释报告的说明可知: 该国法律是指被选择法院国的国内法,包括该国的冲突规范; 此处的无效认定仅限于欺诈、错误、胁迫、缔约能力等实质要件瑕疵,而排 除形式要件(书面形式)的瑕疵。 至于该国法律指向的是该国的实体法还是程序法,公约和解释报告并未明 确。但结合上述分析,我们倾向于认为该国法律实际指向的是被选择法院国 的实体法。我们理解,在判断选择法院协议效力时,公约旨在强调依被选择 法院国实体法实质探究当事人意思表示真实性,而有意淡化被选择法院国程 序法对效力判断的负面影响,以避免当事人虽然意思表示真实但由于被选择 法院国的程序法而导致选择法院协议无效,使当事人的协议选择目的落空。 2.该国法律的适用对中国管辖效力认定的影响 从相反角度而言,公约在排除被选择法院适用该国程序法进行效力审查的同 时,也实际排除了中国法院作为被选择法院在审查涉外管辖条款效力时适用 中国程序法的自由,特别是中国程序法下对实际联系和管辖法院确定性的强 制性要求。以实际联系为例,公约参照《纽约公约》的思路,不否认当事人 对中立法院的选择,即允许当事人合意选择无实际联系的法院。鉴于实际联 系分为两种: 第一种是选择中国法院的实际联系,即限制管辖; 第二种是选择外国法院的实际联系,即保护管辖。 以下区分两种情境分别分析: (1)中立法院为中国法院 如果当事人选择的中立法院为中国法院,中国法院仅按照实体法中的实质要 件瑕疵进行审查,会导致中国法院对不具有实际联系的纯国外案件也负有排 他性管辖的义务。对此,公约第十九条限制管辖权的声明规定,一国可以声 明,如果除被选择法院所在地外,该国与当事人或者争议并无联系,其法院 可以拒绝受理一项排他性选择法院协议适用的争议。换言之,公约第十九条 允许一国法院通过声明拒绝对纯国外案件行使管辖权,即可以达到限制管辖 的效果。 (2)中立法院为外国法院 如果当事人选择的中立法院为外国法院,公约排除了中国法院作为受诉法院 对实际联系原则的适用,这与中国司法实践的裁判思路不符,且一定程度上 限缩了中国法院对具有实际联系案件的管辖范围。公约第十九条限制管辖权 的声明的方式是否可以在公约适用和保护管辖间达到*衡尚存疑虑。我们理 解该声明仅达到限制管辖的效果,而不能化解保护管辖与公约适用的冲突。 中国法院是否可以借助公约第六(三)条中的明显不公正或者违背公共政策 达到保护管辖的效果还不明晰。 外国判决的承认与执行 公约的第三条关键规则是外国法院判决的承认与执行。公约第八条规定,排 他性选择法院协议指定的缔约国法院作出的判决,应当根据本章规定在其他 缔约国得到承认和执行。承认或者执行仅可根据本公约规定的理由拒绝。公 约第九条列举了七种拒绝承认与执行的理由。其中,有如下三个方面值得关 注:其一,公共政策的理解与效果;其二,冲突判决是否与排他管辖的前提 冲突;其三,公约第二十条的限制声明的效果。 1.公共政策的理解与效果 关于公共政策,公约第九(五)条规定,承认或者执行将会与被请求国的公 共政策明显相悖,包括导致该判决的具体诉讼程序不符合被请求国程序公正 基本原则的情形。此处的公共政策包括了普遍意义上的公共政策,以及违反 程序公正的基本原则也构成对公共政策的违反。但是,无论是公共政策、公 共秩序保留还是社会公共利益,公约无法也实际不可能明确其内涵和外延。 各国对公共政策的理解和适用没有固定的标准可言,其具体适用是随着时 间、形势、以及其他条件而不断变化的。鉴于公共政策毁誉参半的评价,中 国法院在实际运用时如何解读以及会对公约造成何种影响尚且无法判断。 2.冲突判决是否与排他管辖的前提冲突 关于冲

相关推荐

最新更新

猜你喜欢